北京时间:
 喀土穆时间:
在苏丹感受悠远而又刚柔并济的伊斯兰之风
2020/07/07

关爱兵

  我们在中东阿拉伯国家工作、生活,一定会亲身感受到当地浓厚的宗教氛围。伊斯兰教无处不在。这种感受不仅源自研读所在国家的宪法、法律以及政治、文学类书籍,也不仅来自遍布城乡及街巷的清真寺,还有朝夕入耳的、洪亮的宣礼和诵经声,更来自我们与当地民众日常来往的点滴体会。苏丹和诸多阿拉伯国家一样,也是一个伊斯兰教氛围浓厚的国家。

在历史中感知苏丹伊斯兰教的悠久绵长

  苏丹与伊斯兰教开始交汇到正式皈依,可谓历史悠久、年代绵长。据史料记载,公元652年,北方的穆斯林出于贩奴利益,开始从埃及进攻苏丹境内的努比亚人,这距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610年)仅40余年,离穆斯林军队从阿拉伯半岛开始对外征服时间则更短。750之后,一些倭马亚王朝的遗民为逃避新兴阿巴斯王朝的屠杀移居苏丹境内,与当时贝扎王国友好相处。十世纪时,阿拉伯人开始从埃及南部蚕食努比亚人的领土,最终迫使努比亚人改信伊斯兰教,并建立了一些独立的穆斯林小王国。十三世纪初,大批阿拉伯人因蒙古人入侵迁居苏丹,穆斯林人口得以剧增。十六世纪初期,穆斯林摧毁基督教王国阿勒瓦,建立了苏丹第一个伊斯兰国家—丰吉伊斯兰苏丹国。1881年,穆罕默德·艾哈迈德发动针对埃及、英国统治者的“马赫迪”起义,促进了伊斯兰教的进一步发展。经过一千余年的交流、融合以及征服、斗争,伊斯兰教的根系已经深深植入苏丹的大地,极大程度塑造了国家的政治、经济、法律、社会生态,并深刻影响了苏丹民众的性格、心理,成为苏丹社会道德、伦理、风俗的重要依据和规范。

在烟火气中体察苏丹穆斯林的人心

  我曾两次在苏丹长期工作,在与当地朋友的日常交往中,体会到他们在宗教上有多么虔敬,伊斯兰对这个国家的影响是多么深远。我的一个朋友的老母亲说,她从小就听着清真寺的宣礼声入睡。多年前到美国定居,街区里听不到“安拉至大”的声音,反而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了。有一次,我从喀土穆乘国内航班去阿特巴拉出差。飞机起飞前,机上广播请求穆斯林乘客为祈求旅途平安连诵三遍“安拉至大”。我就看到一片的当地乘客,朗诵一次对空点指一回,那个认真劲儿一点不比中国的香客差。伊斯兰教当然也影响了苏丹人的道德观。第一次常驻时,我的车曾在烈日灼烤下当街抛锚,很快就围过来几个苏丹人帮忙推车。我不吝言辞地感谢,他们自豪地笑应说:“这就是穆斯林!”两次常驻下来,我亲身体会到,虽然我们来自东方社会主义大国,虽然在双边务实合作中会发生一些分歧和困难,但人心、民心是可以经过努力实现相通的。这就要我们从正确的国别政策出发,尊重、理解当地的宗教风俗与民众心理,体察他们的所思所想、喜怒哀乐,为发展友好关系打通最深层、隐秘的那些环节。

在博物馆与街巷间感受穆斯林的刚柔兼济

  苏丹马赫迪义军杀死英国驻苏丹总督戈登的事件详见于各种史料,对许多中国和苏丹人来说也不为陌生。我曾数次陪团组参观喀土穆老总统府,博物馆馆长纳赛尔在戈登被杀处向我们描述当年场景时,既绘声绘色,神情又充满自豪。1881年,富于民族意识的宗教领袖艾哈迈德,自称救世主“马赫迪”,号召人民进行圣战推翻异族统治,并于1885年建立了马赫迪国家,义军在进攻喀土穆的战役中杀死了戈登。这是宗教意识与民族情绪结合后,苏丹人性格中刚强、不屈一面充分体现的典型例子。马赫迪教派,又名安萨教派,是苏丹目前影响最大的教派。除此之外,卡特米、卡迪里、沙兹里、提加尼等众多苏菲派教团组织,构成苏丹教派的主流和特色。苏菲派是伊斯兰教中的神秘主义分支,主张通过音乐、舞蹈及冥想等方式,加强自身内省并密切与安拉在精神上的联系。苏菲派被视为“爱好和平的伊斯兰教思想”,对国家政体的反抗意志通常比较薄弱,在统治者眼中是“可控、温和”的派系。苏菲派的思想主张招致宗教极端分子的敌意,历史上多有该派信徒遭受残酷迫害的事件发生。去年底以来,苏丹各地连续爆发大规模游行抗议活动,4月11日政权发生更迭。我们通过研究苏丹历史发现,这个国家又一次在政权变更之后,成功避免了全面内战的爆发,绕过了一些中东国家深陷其中的大规模流血冲突的陷阱,各方总体选择了谈判解决国家重大问题并取得了突出进展。这其中当然有很多原因,但伊斯兰教中苏菲派的温和与和平思想,难道不会对苏丹大多数民众的心理与性格产生重要影响吗?

(作者系原驻苏丹使馆武官)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苏丹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地 址:喀土穆AL-MANSHIA区 多哈街 信 箱:P.O. BOX 1425,KHARTOUM, SUDAN<>
电 话:00249-1-83272730 传 真:00249-1-83271138
邮箱:chinaemb_sd@mf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