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
 喀土穆时间:
“复兴大坝”搅动尼罗河水
2020/08/04

(转载自《环球》杂志2020年第16期  作者:侯眷,浙江外国语学院环地中海研究院阿拉伯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

  在非洲联盟的主持下,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7月初就“复兴大坝”问题进行了最新一轮谈判,艰难的两周谈判后,三国最终依然未能达成协议。

  自埃塞俄比亚宣布修建“复兴大坝”项目以来,三国围绕尼罗河水资源的争夺日趋激烈。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指出,(复兴大坝)这座非洲最大的大坝,已经成为埃及和埃塞俄比亚之间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根源。

  分析人士认为,随着人口增长以及全球变暖带来干旱和饥荒等问题,尼罗河流域各国对水的需求会不断增加,水资源争夺将更加激烈。水资源分配问题或将成为引发地区冲突的潜在因素。

埃塞坚持修坝赢主动

  尼罗河全长6852公里,源流有两支:白尼罗河发源于乌干达、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交界处的维多利亚湖;青尼罗河发源于埃塞俄比亚高原。两大源流在苏丹首都喀土穆附近汇合,向北流经埃及,注入地中海。长期以来,埃塞俄比亚对其提供尼罗河重要补给却无法享受水源福利的状况不满,同时作为非洲人口众多的国家,埃塞俄比亚急需一个能用来灌溉和发电的大型水库,来缓解生存和发展压力。

  早在20世纪50年代,埃塞俄比亚就曾在美国垦务局协助下,制订青尼罗河“千年大坝”计划,该计划将在青尼罗河上建造4座水坝,其产生的电力除保障本国经济发展用电外,还可实现电力出口。但之后由于埃塞俄比亚国内政变及资金不足等原因,该计划被长期搁置。上世纪70年代,埃塞尔比亚又计划在青尼罗河上修建26个水坝和水库,但因遭到埃及强烈反对而作罢。1993年,埃塞俄比亚和埃及曾签订共同利用尼罗河资源的协定,但双方分歧并没有消除。

  进入21世纪后,大坝修建被提上日程。2009年10月,埃塞俄比亚秘密为“千年大坝”计划进行现场勘查;2010年5月,埃塞俄比亚与乌干达、坦桑尼亚、卢旺达和肯尼亚等四国签订《尼罗河合作框架协议》,7至8月,埃塞俄比亚再次秘密组织现场勘查,11月,大坝设计方案完成提交;2011年3月,埃塞俄比亚公布修订后的“千年大坝”计划,决定在首都西北方向距与苏丹交界处仅12公里的地方修建大坝,4月大坝动工,埃塞俄比亚将其命名为“复兴大坝”。

  “复兴大坝”预计耗资40亿至64亿美元,年发电量约150亿千瓦时,是美国胡佛大坝发电量的3倍多。最终发电装机容量预计为6000兆瓦,水库蓄水能力约740亿立方米,计划灌溉50万公顷新农业用地。由于预算和建设延误,“复兴大坝”的修建已耗费近10年时间。

  尽管埃及等国一直反对修建大坝,但埃塞俄比亚态度坚决,“复兴大坝”逐步从计划变为既定事实。美国战略预测公司2018年6月在一份评估报告中说,鉴于大坝接近完工,主动权已从埃及转移到埃塞俄比亚和苏丹一边。埃及无法对埃塞俄比亚施加足够影响力,如果想参与今后涉及尼罗河的项目,将不得不在大坝建设方面让步。

连年谈判无结果

  “埃及是尼罗河的赠礼”。长期以来,埃及一直享有尼罗河水的使用“红利”。1929年,埃及(英国保护国)与英国殖民下的苏丹签署《尼罗河水协定》,确认埃及对该河水有优先使用权,且未经埃及同意尼罗河上游及支流不得兴建水利工程。1959年,埃及和苏丹重新签订尼罗河水资源分配协议,确认埃及、苏丹每年分别享有555亿立方米和185亿立方米的尼罗河流量份额,合计拥有近90%的尼罗河水资源。

  埃及舆论认为,埃塞俄比亚在尼罗河上游的筑坝行为,至少会从水量、发电量和农业三个方面影响埃及。因此,埃及对埃塞俄比亚修建大坝一直持反对态度。不过,在发现阻止行动难以奏效时,埃及的态度开始转变。塞西出任埃及总统后,就建造“复兴大坝”与埃塞俄比亚达成共识。2015年3月,埃及、苏丹和埃塞俄比亚三国领导人签署谅解备忘录和《原则宣言》,同意在不损害各方根本利益的原则上,就大坝蓄水时间表、尼罗河水资源分配等技术问题进行磋商。

  然而,磋商的进程并不顺利。比如,对大坝蓄水时间表这一问题,埃及和埃塞俄比亚双方仍然存在较大分歧:埃及希望埃塞俄比亚能留出足够的时间缓慢蓄水,用至少7年的时间蓄水以减轻埃及境内因尼罗河径流减少造成的供水短缺问题;而埃塞俄比亚希望用3年左右时间完成蓄水,确保其社会发展所需的能源得到尽快供应。2015年,两国开启持续4年的直接谈判,但因双方在这一问题上分歧过大,谈判均告失败。

  埃及议会议员兼中东战略研究论坛负责人萨米尔·加塔斯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埃及必须向世界传达一个重要信息,即“复兴大坝”的修建威胁着所有埃及人的生命,埃及必须让世界看到这一危机,并让世界参与帮助达成解决方案。

  为了在谈判中赢得主动,迫使埃塞俄比亚做出让步,埃及开始在大坝蓄水时间问题上寻求外部支持。至今双方已分别在美国、非盟主导下进行协商谈判,但收效甚微。

  复兴大坝问题也让埃及总统塞西备受国内舆论压力。甚至有报道称,埃及空军已在讨论用空袭制止埃塞水坝建设。但埃及国防部随后澄清,空军的准备旨在应对西奈半岛恐怖主义活动和利比亚战争。

  有分析认为,埃及无力通过军事手段解决“复兴大坝”问题。埃及过去20年间的军事装备发展以预防入侵为主,缺乏进攻性武器特别是远程打击力量。此外,由于埃塞俄比亚是与埃及不接壤的内陆国家,埃及无法有效从陆路对埃塞俄比亚发动军事行动,而眼下,埃及正全力应付利比亚局势,在大坝问题上分身无术。

水资源问题未来更严峻

  尼罗河流经11个国家,是沿岸各国的生命线,上中游流域国家自20世纪50年代相继取得民族独立后,一直反对原有的尼罗河流量分配协议。

  以坦桑尼亚国父尼雷尔为代表的东非沿河国家领导人认为,作为独立主权国家,尼罗河上游各国经济发展规划不应受埃及监管和审查,呼吁尼罗河沿河国家商谈新协议,以更公正地享用水资源,实现协作发展。1999年,尼罗河流域国家组织成立,旨在分享信息,共享河流。

  随着尼罗河上游各国人口增加和经济快速发展,沿河各国用水需求增长,改变尼罗河水资源分配以享受平等发展权的需求日渐迫切。2004年3月,尼罗河流域10国法律和水问题专家曾在乌干达就水资源重新分配问题展开为期一周的协商,但未达成任何成果。

  2010年5月14日,尼罗河上游7国在没有埃及参与的情况下,再次于乌干达召开尼罗河水资源分配会议,随后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卢旺达和肯尼亚5国在1999年《尼罗河盆地倡议》基础上,联合签署《尼罗河合作框架协议》,规定各参与国应均等分享水资源,并有权在不事先告知埃及和苏丹的情况下建设水利项目。此举激起埃及和苏丹的强烈反对,埃及拒绝承认这一框架协议,并警告不会对取走尼罗河任何一滴水的行为置之不理。此后,坦桑尼亚、乌干达都曾与埃及展开谈判,但均未达成共识,尼罗河流域各国对水资源分配的分歧加剧。

  美国《地球未来》杂志2019年8月刊发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从现在到2040年,尼罗河上游的人口将翻一番,从目前的2亿增加到4亿。与此同时,一年比一年更热、更干燥的天气将炙烤尼罗河流域。气候变化将加剧围绕尼罗河水的紧张局势。到2030年,尼罗河的流量将经常无法满足需求,流域内20%到40%的人口将面临水资源短缺,即使在“正常年份”也是如此。这也意味着沿岸各国对尼罗河水资源的争夺将更加激烈。

  在后疫情时代,尼罗河地区各国面临粮食、经济动荡等次生社会危机的背景下,尼罗河水资源的分配问题更为凸显,“复兴大坝”未来仍将持续成为这一地区的焦点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苏丹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地 址:喀土穆AL-MANSHIA区 多哈街 信 箱:P.O. BOX 1425,KHARTOUM, SUDAN<>
电 话:00249-1-83272730 传 真:00249-1-83271138
邮箱:chinaemb_sd@mf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