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
 喀土穆时间:
2020年苏丹告别“支恐国家” 摆脱近30年制裁未来可期?
2020/12/30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 张亚宁、米春泽

  2021年的1月1日是新年,也将是苏丹的第65个国庆节。昔日曾经矢志推翻殖民压迫建立共和国的苏丹人一定不会想到,后代人身上又多了一座大山——美国的制裁。2020年最后一个月,经过不遗余力地争取,苏丹终于被美国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支恐国家”)名单中移除,标志着近30年的制裁彻底解除。新年伊始,百废待兴。被制裁蹉跎了的几代苏丹人,此时是否可以对未来许一个美丽的新年愿望?

制裁解除——妥协而来的胜利

  1993年,因被指控为恐怖组织提供支持,美国将苏丹列入“支恐国家”,不仅实施武器禁运,而且禁止两用(即既可军用又可民用的物资与技术等)出口,停止为苏丹提供国际援助,并限制国际金融机构对苏贷款。“支恐国家”的标签和随之而来的制裁,让积贫积弱的苏丹近30年来政治动荡、经济衰败、民不聊生,可以说制裁这颗“毒瘤”是导致苏丹爆发30多年来最严重的政治经济危机的最主要原因之一。也正因如此,苏丹过渡政府自2019年组建以来,就把谋求摆脱“支恐国家”作为其首要任务为此,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过渡政府不得不向美国全面妥协。

  2019年苏丹发生政变后,过渡政府应美方要求,努力改善所谓的“宗教和人权”状况。由于美国一直将“达尔富尔问题”与解除制裁挂钩,2020年10月3日,苏丹政府与达区主要反对派和解,签署《最终和平协议》,同意共享权力。10月22日,按照美国总统特朗普所提出的条件,苏丹向美国的恐怖主义受害者及其家属支付3.35亿美元赔偿。10月23日,为配合特朗普的竞选需要,苏丹同意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12月14日,美国国会最终宣布将苏丹从“支恐国家”中移除。

  苏丹人几十年来对于这种以解除制裁为由,被美国政府“牵着鼻子走”的政治套路并不陌生。在将苏丹列入“支恐国家”后,1997年,美国政府对苏进一步实施全面经济制裁,并于2006年将制裁再次加码。在美国主导下,苏丹政府为解除制裁于2011年被迫接受南苏丹独立,但美国出尔反尔拒绝解除制裁。随后的2016年,苏丹再次为解除制裁与美恢复合作,全面配合美国“反恐”,并在打击非法移民的同时,努力结束南部地区冲突,甚至主动与朝鲜“断交”向美示好,换来美国在2017年宣布解除对苏长达20年的经济制裁,并使苏丹在2020年最终告别“支恐国家”,全面摆脱制裁。这些经过多番妥协而来的宝贵成果无疑会为苏政治过渡和经济复苏创造积极条件,但是现实中诸多困难和隐患并不容对未来盲目乐观。

政治——协议签署,和平难至

  2020年10月《最终和平协议》签署后,苏丹过渡政府内部权力分配局势更加复杂。协议规定,新加入和解的原反对派(苏丹革命阵线)领导人需要在过渡主权委员会、内阁及议会中占有相应席位,这使原本军方与自由变革力量达成的权力分配协议、政治过渡时间表等都需要重新调整,苏丹过渡议会成立的时间也由原定的2020年11月被推迟至12月31日,此举引发国内民众不满。12月19日,苏丹革命爆发两周年之际,数以万计民众走上街头示威游行,要求尽快成立过渡议会。

  12月11日,美国国会通过《苏丹过渡民主问责制和金融透明度法案》,这一法案也有可能成为美钳制苏丹新的“政治把戏”。据此法案,美国会考虑重组甚至免除苏丹债务,提供过渡时期援助,开展经济合作等,但前提是苏丹平民政府对军队和安全部门实施更加严格的监管和财政控制,并需要获得美国认可。苏丹前外长迪尔迪里表示此法案是将苏丹从“支恐国家”名单删除后的又一圈套。安全问题专家哈纳菲则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这项法案是对苏丹国家主权的干涉。苏丹经济学家易卜拉欣表示,这个目标不仅很难达成,还极易造成过渡政府中政治力量和军方领导人产生矛盾,为苏丹政治过渡埋下重大隐患。

  与此同时,苏丹前总统巴希尔正在苏丹特别法庭因曾经发动的军事政变而接受审讯。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施压之下,苏丹过渡政府2020年10月同意将巴希尔交由国际刑事法院审讯,一旦罪名成立,巴希尔有可能面对终身监禁甚至死刑,但分析人士认为,巴希尔政权虽被推翻,但其代表的伊斯兰势力在苏丹国内外仍拥有雄厚财力,不排除会出现反扑的可能,这也成为苏丹政治稳定的又一不确定因素。

经济——“卡脖子”问题尚待解决,“造血能力”严重不足

  政治的不稳定与经济危机往往同时出现,现如今的苏丹就是如此。2020年的最后三个月里,苏丹货币通胀率最高达250%,近10年内苏丹镑大幅贬值超过约95%,政府财政收入不足,物价居高不下。苏丹经济学家易卜拉欣表示解除制裁虽有助于苏丹偿还债务,获取国际援助和贷款,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经济困难。

  制裁虽然已经解除,但是因脱钩数十年,苏丹想要重返国际金融体系,解决制裁遗留的“卡脖子”问题仍需很长时间。2020年3月,苏丹中央银行曾专门发表声明确认美方已于2017年解除针对苏丹进行的经济制裁。为何发生在2017年的事需要在2020年再次确认呢?2017年制裁解除后,理论上讲,个人和公司业务的外汇转账不应再受限制,但即便是今天,想要在苏丹完成一笔国际汇款也面临诸多不畅。2014年,法国巴黎银行因涉嫌为遭美制裁的苏丹等国转移资金,被迫向美国支付高达89.7亿美元的罚款。2015年,德意志商业银行,被指控多年利用美国金融系统为古巴、伊朗、苏丹等受制裁国家转移资金,被处以17亿美元罚款。频繁发生的商业银行遭受处罚的案例导致很多金融机构和公司为规避风险,即使在制裁解除后,都会对涉苏业务避而远之。

  苏丹经济严重缺乏造血能力且在短期内很难改观。2011年,南苏丹独立后带走大部分石油资源,苏丹政府丧失主要财政收入,经济发展命脉被割断,国民经济遭受致命一击。近年来,苏丹政府高度重视农业发展,称其为“永恒的石油”,计划将其打造为国民经济新支柱,但碍于水利灌溉和交通运输等基础设施条件限制,农业项目的发展至今难以形成规模效应。

民生——人民重获尊严,但“面包”还远

  30年来,几代苏丹人的生活、前途和命运因为“个别国家”对“个别政权”的不满而被彻底改写,无疑是对人尊严和生命的践踏。正如苏丹过渡主权委员会2020年10月在一份声明中所说,将苏丹从“支恐国家”中除名将是“人民在恢复尊严斗争中取得的胜利”,但摆脱“支恐”对于改变民众的生活来说,仅仅是个开始。联合国人权专家2020年8月表示,在新冠疫情期间,“制裁正在古巴、伊朗、苏丹、叙利亚、委内瑞拉和也门等国造成苦难和死亡。制裁措施应当解除——或至少减轻——以便让普通人能够获得肥皂和消毒液等维持健康所需的基本用品,让医院能够获得挽救生命所需的呼吸机和其他设备。

  因粮食燃油等生活必需品短缺造成的民生危机在2019年压垮了前政权,但是这些问题目前仍未得到解决。2020年12月9日,过渡主权委员会主席布尔汉表示,过渡政府最近一年在改善民生方面彻底失败,人民生活必需品仍严重短缺,并且新冠疫情使人民的生活更加困难。为了加油换气大排长龙几个小时甚至是一天的状况何时能够得到改善,也许才是百姓最关心的,也是关系到国家长治久安的基本问题。我们不禁要替我们身边的每一个苏丹朋友问,2021,这个国家会好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苏丹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地 址:喀土穆AL-MANSHIA区 多哈街 信 箱:P.O. BOX 1425,KHARTOUM, SUDAN<>
电 话:00249-1-83272730 传 真:00249-1-83271138
邮箱:chinaemb_sd@mfa.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