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
 喀土穆时间:
苏丹的世界遗产
2021/08/30

(来源:扬州大学苏丹研究中心)

  世界遗产是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人类罕见的、无法替代的财富,是全人类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物古迹及自然景观。世界遗产包括世界文化遗产(包含文化景观)、世界自然遗产、世界文化与自然双重遗产三类。

  苏丹自1974年6月6日加入《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公约》的缔约国行列以来,截至2021年,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核被批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苏丹世界遗产共有3项,其中世界文化遗产2项、世界自然遗产1项。

博尔戈尔山和纳帕塔地区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博尔戈尔山和纳帕塔地区的5个考古遗址,分布在尼罗河河谷方圆60多公里的区域内,是库施第二王国纳帕塔文化(公元前900年到公元前270年)和麦罗埃文化(公元前270年到公元350年)的历史见证。在这5个遗址中,考古学家还发现了大量带有或不带有金字塔的陵墓、神庙、居住区和宫殿等建筑。博尔戈尔山自古以来就与宗教传统和当地民俗紧密相连。在当地人看来,博尔戈尔山最大的庙宇群至今仍然是极为神圣的地方。”

  2003年,根据文化遗产遴选依据标准(i)(ii)(iii)(iv)(vi),博尔戈尔山及纳帕塔地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遴选依据标准(i):博尔戈尔山和纳帕塔地区的金字塔、宫殿、神庙、墓室和祠堂,及其墙上的浮雕、文字和壁画是一种创造性的天才杰作,展现了一个人类群体2000多年来的艺术、社会、政治和宗教价值观。库鲁皇陵的叠涩拱技术是一种新的建筑技术,这种技术从公元前7世纪开始就影响了地中海建筑。

  遴选依据标准(ii):纳帕塔地区的建筑遗址证明了一种曾经广泛存在的语言和宗教的复兴,即古埃及文字和对阿蒙神崇拜的复兴。

  遴选依据标准(iii):博尔戈尔山等遗址为纳帕塔-麦罗埃文明(库施文明)提供了一种独特的见证,这一文明与北方的法老文明和其他非洲文明有着紧密的联系,并从公元前9世纪开始就在尼罗河流域兴盛,但随着公元6世纪的基督教化而消失。

  遴选依据标准(iv): 博尔戈尔山、努里(Nuri)和库鲁(Kurru)金字塔的建筑类型、细节、布局、陡峭的角度和带有装饰的侧面,以及带有壁画的石制墓室,展现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公元前9世纪-公元4世纪)盛行的独特墓葬建筑艺术。祖玛(Zuma)的墓葬遗址说明这种墓葬传统一直延续到了公元6世纪。

  遴选依据标准(vi):博尔戈尔山自古以来就与宗教传统和当地民俗紧密相连。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博尔戈尔山下建有众多的神庙(如阿蒙神庙),这些神庙至今仍然被当地人视作圣地。

麦罗埃岛考古遗址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麦罗埃岛考古遗址是一处位于尼罗河与阿特巴拉河之间的半荒漠景观,这里曾是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4世纪间兴盛一时的库施王国的中心地带。遗产由位于尼罗河边麦罗埃的库施王城、其附近的宗教遗址纳加神庙以及狮子神庙所组成。这里曾是占领埃及近一世纪的统治者发号施令的地方,至今还拥有金字塔、神庙、民居建筑以及大型的用水设施等大量遗迹。庞大的库施帝国一度把疆土扩展到地中海以及非洲心脏地带,它所留下的这一遗址也因此见证了上述两个地区在艺术、建筑、宗教与语言上的交流。”

  2011年,根据文化遗产遴选依据标准 (ii)(iii)(iv)(v),麦罗埃岛考古遗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作为文化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遴选依据标准(ii):麦罗埃岛考古遗址反映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撒哈拉以南非洲与地中海和中东世界通过一条主要贸易走廊进行着思想文化交流。麦罗埃的建筑遗址及遗址上的图像展现了当地文化与外来文化的相互交融。

  遴选依据标准(iii):该文化遗产拥有范围广泛的纪念碑文字、保存完好的建筑、未来发掘研究的潜力,并为库施王国的财富、权力及其与非洲、地中海和中东文明的广泛联系提供了独特的见证。但自公元6世纪基督教传播到尼罗河中游地区后,库施文明的痕迹在很大程度上被抹去了。

  遴选依据标准(iv):麦罗埃的金字塔是库施王国墓葬遗址的杰出范例,并与麦罗埃皇城中心保存完好的遗迹有着密切的联系。麦罗埃皇城、穆萨瓦拉(Musawwarat)和纳加(Naqa)三处古迹的建筑遗址体现了法老埃及、希腊、罗马以及库施王国本身建筑结构和装饰元素的并存,而这对古代建筑风格和技术的交流传播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遴选依据标准(v):远离尼罗河的穆萨瓦拉和纳加地区曾经是人类活动的主要区域,而今天已是完全没有人类定居的干旱地带,这使得人们对古人的生存能力产生了疑问。通过对古气候、植物群和动物群的详细研究,人们可以了解到库施人与沙漠腹地的相互作用。

桑加奈卜国家海洋公园和敦戈奈卜海湾-姆卡瓦岛国家海洋公园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这片遗产地由两个独立区域构成。桑加奈卜国家海洋公园位于苏丹海岸线以外25公里,是红海中部一座孤立的珊瑚礁和唯一的环状珊瑚岛;另外一部分是位于苏丹港北部125公里的敦戈奈卜海湾和姆卡瓦岛,这里有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沙滩和小岛构成的非常多样的生态系统,为海鸟、海洋哺乳动物、鱼类、鲨鱼、海龟及巨蝠鲼提供了栖息地。敦戈奈卜海湾同时也是儒艮的重要栖息地。”

  2016年,根据自然遗产遴选依据标准(vii)(ix)(x),桑加奈卜国家海洋公园和敦戈奈卜海湾-姆卡瓦岛国家海洋公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批准作为自然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遴选依据标准(vii):桑加奈卜国家海洋公园是一座孤立的环状珊瑚岛,它位于红海中部,距离苏丹海岸线25公里。这座环状珊瑚岛被800米深的海水包围,是世界上最北端的珊瑚礁群之一。桑加奈卜国家海洋公园基本上是一个原始的海洋生态系统,由于其地形带和珊瑚礁非常复杂多样,这里有着一些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水下景观。敦戈奈卜海湾和姆卡瓦岛位于苏丹港以北125公里处,其范围内有珊瑚礁、红树林、海草床、沙滩、潮间带和小岛构成的非常多样的生态系统。这里清澈见底的海水、多种多样的珊瑚,以及各种海洋物种、原始栖息地和色彩斑斓的珊瑚礁群落创造了引人注目的陆地和海洋景观。

  遴选依据标准(ix):该遗产地位于生态环境优美的红海区域,红海是世界上最北端的热带海洋,是世界上最温暖和盐度最高的海洋,也是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域。该遗产地是红海北部和南部的生物地理区域之间较大过渡区的一部分,包含了大部分未受干扰的多种栖息地,是地球上最北部热带珊瑚礁生态系统的突出例证。该遗产地及其周边区域包括珊瑚礁生态系统(桑加奈卜国家海洋公园的13个不同的珊瑚礁群),以及环礁湖、小岛、沙滩、海草床、红树林和红海唯一的环状珊瑚岛等栖息地,展现了活珊瑚礁和古化石珊瑚礁的多样性。这些栖息地是海鸟(20种)、海洋哺乳动物(11种)、鱼类(300种)、珊瑚(260种)、鲨鱼、蝠鲼和海龟的家园,并且为可能是濒危儒艮最北部的种群提供了重要的觅食场所。桑加奈卜国家海洋公园是一个重要的幼鱼来源区域,也是商业鱼类的产卵地。

  遴选依据标准(x):红海和波斯湾是印度洋上最后仅存的儒艮种群的所在地,而敦戈奈卜海湾-姆卡瓦岛国家海洋公园生存着全球濒危的儒艮种群。敦戈奈卜海湾-姆卡瓦岛国家海洋公园中鲸鱼和蝠鲼的季节性聚集是整个西印度洋地区所独有的,而且它是国际公认的留鸟和候鸟的重要栖息地,同时也是有着不同生物地理起源物种(红海北部和南部物种)的独一无二的家园。桑加奈卜国家海洋公园则是珊瑚礁鱼类的重要栖息地。该遗产地供养着具有高度代表性的红海特有物种,包括西印度洋最具有多样性的珊瑚,以及全球范围内的许多珊瑚品种。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苏丹共和国大使馆 版权所有
地 址:喀土穆AL-MANSHIA区 多哈街 信 箱:P.O. BOX 1425,KHARTOUM, SUDAN<>
电 话:00249-1-83272730 传 真:00249-1-83271138
邮箱:chinaemb_sd@mfa.gov.cn